花开雨落听风起。
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

秋分蝉少女

秋分前一天,美少女邀请我周末去她家里玩,说是有我喜欢的东西给我看。她说这个话的时候尾音一翘一翘地像她盛夏时扎起来的马尾。联系前段时间她莫名其妙的反应来看,就算说有灵异现象我也会相信。
但为了安全起见,我皱着眉头想要捏了她的脸,问她是不是有什么可怕的鬼怪寄宿在她房间衣柜了。伸出手的时候才发现她这两年青春期长得好快,已经比穿平底鞋时的我高了。她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反正比我高也是小时候她自己说的“天经地义一定要做”的事情,所以好整以暇地看着我,讲到她这样超级天才美少女怎么可能会有妖魔鬼怪舍得害她。我白她一眼表示如果自己是鬼怪第一个给她使绊子治治她的威风,她朝我做了个鬼脸略略略地说绊不着。
约好了见面时间后,...

蒹葭苍苍白露霜

夏秋之际,秋天在梦里夹缝生存。它在夏天凌厉的眼神中苟且偷生一般下了一场夜雨。闪电劈亮天空,闷雷震震声扣击着窗户和门,暴雨倾盆一样倒在水泥瓷砖路面上,哗啦啦地顺着水道沟渠流走。当梦中的人们渐渐苏醒,夜雨也了无生息地沉沉睡去,夏天怀抱着清晨的太阳迷茫地看着湿漉漉的绿地,一点一滴的露水凝聚在草尖枝头,风吹过就扑朔朔地落下来。
谚语说“一场秋雨一场寒”,话在秦岭之下盆地之地的川渝不太合适。幸好前人还有“节过白露犹余热”,顺带着昼夜温差也确确实实凸显出来了。白天艳阳高照是和盛夏几乎没有区别的“犹余热”,路上一排排的都是五颜六色的遮阳伞。深夜的窗台又有一阵阵凉风,睡觉时还可能被冷醒,半梦半醒之间翻个身抱紧被...

以后有尽头

#羊花#
风格多变文体不限逗比与哀怨齐飞模式。

0)
“有些故事有以后,有些故事有尽头。”
所以当句号落下时并不知道到底会不会继续,句号可以是一段的分点也可以是全文的结束,它不像逗号一般能够明显地告诉你还有接下来的剧情,它隐晦地暗示着一些早已完结的情节或者终止一段也许还有后续的开端。
1)
花花回了一次万花。三星望月的楼还是很高,花海的花开得很好,小鹿仍然在花丛树枝下跳跃,有些人在花海里偷偷地给喜欢的人点蜡烛放烟花,五颜六色的焰火闪烁着,噼里啪啦都是火药炸开的声音,白天黑夜都有。
她捏了捏袖角,提着裙摆走了。
甜甜蜜蜜的地方不适合一个人单相思。
花花和车夫谈好了价格去了长安。她忘了一件事。时间过得太急,流年转...

新秋雨荷

城中曲江水,江上江陵城。新秋的脚步踏过了长江流域,下了几场临时雨假装降降温。雨里绽开一朵朵伞花,嘭嘭嘭地展开,雨水顺着伞骨往下流,一直淌到街角的水洼里,再沿着低洼处一路流进地下水道。
园内的荷花也终是谢了。塘里的菡萏在经历了盛夏灼人的热烈后也不禁“岁月催人老”,花瓣从根部一瓣瓣脱落,像美人迟暮。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花谢的样子并不好看。她们耷拉着头,捧着莲蓬莲心,有些身上还带着一两片薄薄的花瓣,在水腥味的空气里一浮一沉,有的只剩下几根棕黄色的花蕊,在外围一圈勉强地包裹着莲蓬,呈现出一股不情愿的谄媚,有些莲蓬光秃秃的,连衰败的花蕊都被风吹散了。老得不能再老的莲蓬,连莲心都脱落殆尽,棕红色...

长嬴短夜

云层铺成的皮肤中间撕裂了一道口子,金澄澄的动脉血一下子滚落下来,带着夕阳身体里厚重的余温,群山中的一片高野松林站在阳光的血泊里,金光四溢。
云潮涌动逐渐吞没夕晖的日光,墨蓝色在空中蔓延,一道道橙色的光线湮没于翻滚的天河里。高架桥穿过立交转盘延伸出去穿过青山绿树的空隙,隧道的尽头是另一条路的开始。
悬索桥下是涛涛江水,浑水踏浪而行,一浪一浪地拍打着鹅卵石。不平静的水面倒映着沿江路的灯火,灯光连成一串,水波荡漾开来,又碎在水里。暖黄色的路灯发出的光和夕阳一个颜色,飞蛾噼里啪啦地往发热的灯泡上撞,掉下来很多不成样子的残缺翅膀。

1 / 17

© -清 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