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阴嘉树清圆。

逆光

*存档,搬到这边来因为在清理空间日志....
*不是什么值得看的
















*半CP向,性转,微丁诺,鲸组亲情向
*半的意思是……其实大概没有CP向只是想写一下她在没有他的日子里重获新生的故事
*时间关系很多东西不细致很匆忙,轻拍
「随着金色的火光映照出的落下是她的泪水」
她背对着壁炉,手微微颤抖。
「算了。」
壁炉里的木材燃烧着,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以免这个房间陷入梦一般的沉寂。
咖啡倾洒在地毯上,迅速地扩散开来形成一团污渍。刚刚那句似乎是梦魇压制着吐出的话语,是在懊恼?还是……要表达什么呢?
没过多久,门被迅速打开,银白色少女带着打扫房间的女仆进入房间。艾瑞拉看着又是一地的咖啡,叹了口气,欲言又止。
当发现她脸颊挂着悲凉的泪水时,她支走勤勉工作的女仆,蹲在手扶椅旁边,清澈的声音被压低,轻轻地说:
「已经过去了的事,还是不要再想了。」
她默然地点头,艾瑞拉站起来,拿出欢快的黄莺般鸣脆的声调告诉她,自己要出一趟远门,准确地说是要去亚洲留学,没个一年半载回不来了,希望她自己能够照顾好自己,家里有女仆有什么说就好,友人缇娜和她丈夫有时候会来串门,不要闷着自己一个人就好。
「姐,」艾瑞拉又压低了声音,「过去了就别再想了。」这句话似乎已经在过去说了不下百遍,但效果甚微。
「嗯。」她终于把头转了过来,眼前银发的少女当初还只有腰这么高,大家都在往前啊,她好像被他拉住,滞留在了时间的长河里,在河里泡啊泡啊,人渐渐变得麻木,眼神逐渐浑浊。但这一时刻,连妹妹也要离开了,她忽然清明起来。脑内有什么一窝蜂炸开了,她就这么一下子在里面找到了自己需要的答案,如同黑暗的幕布被刀划开了一道口子,白光侵入,困顿的矛盾被解开,缚束身体的茧被突破。
「祝你有个美好的前程,前程似锦。」她慢慢地说着,感觉有段时间没有说过长句了。
「当然!我会在那边给姐姐争光的!」少女昂头挺胸,希望能给这小小的阴暗的房间增添一点来自青春的活力。
她点点头,告别完的少女出门,拉着箱子咚咚地从门前的楼梯下去,直到闭着眼睛的她听不见一点声音才好。
现在是冬天啊。
过了这么多年了啊,你也放过我吧。
她想,然后深吸一口气,拉开了窗帘打开了窗户。
外面正在下雪啊,白茫茫的雾气从口中哈出,裹挟着冰粒的风吹了进来。
「我想我还是爱你还是想你。」
「不过放手吧,过去的河流和你。」
「人生,还是得走下去不是?」
「毕竟冬天过了就是春天啊。」
她笑了起来,唇角上翘,眼睛微弯,柔顺的浅金色长发披着身上,霎那间也有阳光的温和触感在她身上游走,逆光的窗户边,有人重获新生。

评论
热度(2)

© -清 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