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阴嘉树清圆。

希望

昨天是生日。

我想过我十八岁时会是什么样子,时间停不住脚步地往前走,我跌跌撞撞地跟在她后面,她衣袂飘飘,笼罩着光彩,我灰头土脸,踩在阴影里。我想让她转身和我说说话也好,她根本不会听我的。或者我她听不见我的声音。
时间太伟大了。
她要听世间疾苦,人世悲痛,她要听更多更高大的人的发言,时间被各种声音束缚着,却不能停下来,我也不行,我,我们,跟着她,一点一点看着自己变得高大,变得这么与梦想截然不同。然后逐渐等着光华散去,自己孤身一人游荡在树荫下,阳光闪耀得睁不开眼睛,皱纹布满全身,在花香里,沉睡在时间的河流里。
所以,就说给自己听吧。
所有的初春都是寒冷的冬的末尾。
我到现在走了多少步了?
早晨的露珠和傍晚的夕阳西下,中午的暴雨倾盆和下午的雨后初晴。
黎明的湿气浸人,夜晚的水洼倒映着月亮不明不暗的影子。
以前作文里出现的常青藤已经在五年前被收走,它的枝条再也没有从楼上滑下来抓住我窗沿边上的柱子。然后那个冬天柱子被扔掉了。
以前的我好像要阳光一点。
我以前的作文里写布衣素琴,荒凉寂静,王朝崛起的江山社稷,款款而来的时间不语。写春天翩然起行,边走边唱,淡绿和鹅黄。
后来上高中就被议论文打得东倒西歪,一直都写不好的东西慢慢磨去了我的一些想法。有段时候我甚至写两篇作文,给老师的一篇,自己真正的观点一篇。再后来太懒,老师喜欢什么我就写什么吧,反正高考也要议论文。然后以前不喜欢的东西变成了必须学会的,就像一直讨厌的数学,再怎么样也要补课,至少把剩下的半年堵过去。
升初中时我还小得过于年轻,初三毕业时看以前的照片都觉得很好笑,小小的家伙穿着宽松过头的裤子去军训。升高中时我刚刚脱离家里人说的叛逆期,一脸的狂妄自大直到被成绩逼死在倒数尽头才知道踩线上的我只是一个蝼蚁都不如的渣渣。后来怎么了呢?我也不知道。分班过来分班过去,班级越来越少,剩下四个班,和小学时一样了,小学时还懵懵懂懂,现在看起来也没多大长进。
现在勉勉强强不至于落到太后面偶尔会有老师夸但我喜欢的学科的老师更喜欢那科成绩更好的同桌,就算我考得比她好,老师也喜欢。
然后开始思考我究竟是哪里不对。
也不是说老师一定是就喜欢成绩好的人,但大部分是吧。
期末前和同学吵了一架,到后来她哭成一团,眼镜取下来不停地擦眼泪,她说,“你像个电脑程序一样,每个人在你心里都被衡量过去衡量过来,我根本不是你的好朋友。”记得太清楚了,我第一次正式和人在学校吵架嘛。
当时我想反驳,但她说对了一半。
我喜欢衡量,我想让所有人都公平,但平均制并不能解决问题,我孤僻,过于执着于小问题,与人不友善,初中时就被轻微地排斥过,高中时我只想容为大家的背影。
那位同学说,“你厌世又渴望被发现”。
“你这么说大概是对的吧。”那个时候在走廊,我被她问得差点哭出来,我想努力我想大家都知道我我想大家都记住我,又怕不成功沦为笑柄然后又拼命地隐藏自己,推掉所有可能的职位,退出所有的活动,除非大合照不然一定到处躲起来。
今天晚上月亮星星都没有。小区里面的白灯亮出一片冷光来,很佩服这位同学,她能看清楚很多东西,她人缘也很好,基本上都没人讨论她。
我习惯性地,觉得所有人都是坏人。
被更多的人讨厌。
家人也暗示过,我的性格不讨好,我也承认,那天我说“如果你们有两三个孩子,我一定是最不受待见的。”
我爸对我说:“有时候人会为了更好的目的而说不同的话。”
我嘴硬说自己一个人也行的。
可是如果没人陪我的话,自己去卫生间都觉得尴尬。
可是,为什么,我完全没有改变自己性格的想法呢?是因为喜欢吗?还是觉得就这样挺好的“他们不喜欢我不理就好”的逃避呢?
十八岁意味着什么?
一切都要改变吗?
充满了欢心,愉悦。
我也有可能会……开心起来吧?
一边发文章希望有人关注一边移除粉丝。
一边想着想讨人开心一边不管不问任由这个想法自生自灭。
画画画一半就把笔丢开,开始看视频,写文写一半就说不想写了,我是在怕什么?
怕结局不够美好,我没勇气接受不是我预料中的事。我希望我的事能够在我能够解决的范围内而不是广阔无边找不到方向。
这么远的事情。
远到寒冷的空气从窗户缝隙里伸进来捂住我的手指。
希望。
希望就缥缈,无边,这,高尚的词,也带着我跨过了十七年,十八岁的大门近在眼前,不管我想不想推,时间都会把我丢进十八岁的世界。那里有什么我根本不知道,也许会像十五岁时午夜无眠看着第二天的初升太阳哭,干净得像一块透明的圆形的玻璃,也许会变成水晶,钻石之类的,他们,都认为十几岁时是最美丽的。
那相信吧,反正也信了七年了。
十四岁之后我过每一个生日都有一种危机感,青少年的人生选择从这里开始吧,而且,成长起来就飞速地成长,我有时候觉得我还在读初中呢又想起来堂弟都快读初中了,我的记忆还停留在我去接他放学,那时候他还在读幼儿园,我们就去买一块钱一袋的小蛋糕边走边吃。
比起其他更加绚丽的孩子,我喜欢的衣服颜色都会被长辈们认为是“暗淡”,并不特别喜欢黑色,有一件特别可爱的浅粉色短款羽绒服,又担心自己太胖露出的肚子经过毛衣加成会变成烤火鸡的样子。一边洋洋自得觉得自己很厉害又时刻被打击,偶尔会和家人谈到自己的一些想法,老是被驳回。没有任何意义的思想,一派胡言的猜想,不知所云的结论,连家人都否决了。
未来得是一个多么美好的词,才能让所有人都愿意去追寻?
未来得是一个多么美丽的光景,才会让大家都愿意去寻找?
以后必须成长怎样的人,才能不辜负自己如今的期待和希望。
希望淡薄,希望聚集,对将来的期盼,聚沙成塔。
再见吧,我无望的梦想。
再见吧,我以后的光。
再见吧,有人必须要出发了,去哪里也不知道,不过准备好了吧,那么就什么也别怕了。

虽非坦途,但是无恙。

评论

© -清 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