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雨落听风起。
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

春分未分

早上走出玻璃门的时候看见天上不断啪嗒啪嗒地往下滴水,因为视野清晰了不少,又有时间,就盯着花枝看了一会儿。
三月初开的花不知道是不是白樱,总之楼下种了很多,家人说是李子花。小小的花瓣和晶亮亮的雨,叶片已经长了出来,过不了多久,她们一谢,树就会换上深紫红色的叶片,一直摇曳到明年。
下课的时候观察了下被教学楼围起来的大树,高高地挂起绿绿的新叶。顶端被雨水洗得发亮,倒着天空的白光。天色白乎乎的。
风不停地吹着,还有点冷。教室里紧闭门,留了一扇小窗透气,大家嗡嗡地说话。和同桌说话,说阿拉斯加暖流的简写阿暖和千岛寒流的千寒可以给以后的宠物取名字。我说千寒才一暖,会不会太冷清了。幸好还有一暖,不过这个笑话真是太冷了。
雨停了,春雨绵绵,能下大雨洗洗灰尘多好呀,我对夏天的好感度只剩下清新的雨后了。对面的是实验楼一动不动,砖红色和旧白色的外壳在风里雨里老了很多。它身边的老树也垂着叶子,灰扑扑,怎么下雨这棵树都灰灰的。

评论

© -清 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