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雨落听风起。
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

霜降将至梅落籽

*隐喻略多…?

*没什么实质上的意义

*一看就是深夜虚构款



她好像没变,好像又变老了。



雨过的清晨,我穿过公园时忽然看到了一个粉色的影子。

粉嫩嫩的颜色, 明明是桃花一样鲜艳的桃红,却在清丽晨曦朦胧的光中柔软成了一层又一层温柔的粉色。头上钗着两支金色闪光的钗子,垂下一些细碎的金色穗子,挽起了大半边头发,露出白皙的脖颈。她坐在花坛上,灰白色的石头缝里窸窸窣窣地生出一些嫩绿色的苔藓,蹭着她坠着长长流苏的裙摆。她轻轻抬了抬手,我才看清楚她在绣花。

这时候我已经离她离得很近了。我仿佛站在一个影子背后,深秋的风穿过横梁,滑过飞向天空的雀鸟的翅膀,把才淋过雨的石板路的味道带过来,吸了吸晨光里微冷的空气,我把脸埋在手心里呼了一口热气。

绢布上是团团簇簇紫红鲜粉淡红的九重葛。

我站在她身后看了很久。

最终决定还是坐下来。坐到她旁边的花坛上,捏了捏手心还是说了出来。

“你…没绣叶子啊。”

话语像棉花落在花瓣上了一样,她并不回话,也没有抬头,措辞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

“对不起…我的意思是你好,你绣的花好漂亮呀。”

置若罔闻。我有些不知所措地站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结束对话。

她把滑下来挡住视线的长发撩到耳后,手腕上下翻动,绢布上又出现了一些花的轮廓。

拖着步子离开了花坛。

走出这片区域时我下意识地回了头,凉凉的风吹过落叶木翻飞的枯叶和常绿树种生长的绿叶,一直安静的公园陡然放出一声透彻的鸟鸣。九重葛趴在花坛边长廊的架子上,开了深秋的第一朵花,粉嫩嫩的花,花心中央伸出两根金色的花蕊。其他都是墨绿的叶片和深棕色的藤蔓,从地面的泥土开始纠缠向上,爬满了整个架子,显出一种沉重的枯瘦感。


过了一周或是两周,深秋夕阳西下的傍晚里,转着圈吹过湖边涟漪的风把我带进公园。花坛金色的桂花落了大半但是香气扑鼻,浓烈得让周围几个人都开始讨论桂花糕怎么吃比较好吃。然后是穿过九重葛的长廊。

经过她了。

暗暗的长廊中肩膀有轻微的颤抖。

我加快速度跑出长廊,跑到长廊外看她。

团团簇簇的,紫红鲜粉淡红的九重葛躺在蜂蜜一般粘稠的夕光里,占据了所有人的视线。花纷繁而复杂,盖住了叶片,也遮住了长廊里的光。

“真的没有看见叶子啊。”


她好像老了,有些疲倦地靠着藤蔓,钗子沉甸甸地吊着一些棕黑色的穗子。

霜降了会落下来吗?

她从来不回答我的问题。

因为九重葛一般是扦插不是用种子种的。


*九重葛=三角梅


评论(2)

© -清 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