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阴嘉树清圆。

居于雨水惊蛰之中

雨水那几天下了雨,最近几天开始出太阳,明媚得像真的春天一样。我对三月春分前的春天都抱有敏感而不信任的心情,总感觉下一天它们就会刮风就会下起降温的冷雨。拖到现在写一半是确实忙,而且忙了一场空,昨天哭成一个球的同时收到了四级过了的消息,稍微振作起来了点,就来碎碎念吧。

没有阳光的夜晚就像初中时植物大战僵尸时的夜晚关卡,温暖稀疏可怜地蜷缩在热水袋的毛绒绒袋子里,湿冷贴着墙壁呼吸。夜间的暖黄光和冷白光差别好大,一半暖一半冷的客厅若有若无地飘洒着一些看不见的细灰,在强光下微微显露出自己的影子。

本来今天是开学了的,因为停水我就不想去了拖到明天再去,在家里能拖一天是一天尽管我卧室的wifi信号差到听个歌可以卡两首歌的时间,可是家里的床真的好暖和啊,粉色的珊瑚绒让我想起巨型毛绒动物的表层,它轻飘飘地睡在我身边,羽翼下盖着怕冷怕热怕难过的我。九岁时生日礼物的毛绒海豚前几天洗了晾干了,它有着白白的肚子和纽扣一样的眼睛。坐在它旁边的旁边的是一只鼻子是纽扣带着领结铃铛的小狗。

本来说下雨碎碎念会比较有感觉,晴夜其实也还行,如果没这么冷就好了。夏天的时候又会特别思念冰凉凉的触觉,从手腕沿线冷到指尖再到指甲边缘。好想叫醒季节啊,现在是春天了呀,至今没找到离春天最近的日子,等我找到时可能春分都过了。今年的二月底有29天呀,春天又推迟了一天才会回来吧。

街上那些漂亮又不怕冷的女孩子裙角翻飞像蝴蝶翅膀一样。

委屈得缩成汤圆。

之前的元宵节晚上我还跑出门买了小汤圆,我喜欢没馅的小汤圆,圆圆糯糯小小的。

拒绝接受寒假结束了这种事情。

今晚上是最后一场梦了。


评论
热度(1)

© -清 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