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阴嘉树清圆。

处暑雨秋

闷热以后落下来的是细细密密的雨。

昨晚从酒店公寓的上翻窗看出去,高楼外浅蓝深蓝墨紫交织的天际泛着一圈白光,路面有一点反光,橙色的路灯亮了一串,光晕模糊了车轮的印迹。

淅淅沥沥。

缠绵成雨。

今天是回去的车票,列车飞速地穿过隧道农田树林电线杆水塘,快到看不清而它们只剩下一块块有颜色的影子。天空是雨过后灰白的幕布,偶尔有深色的云飘过也落在疾驰的列车身后了。平原的田是一块一块的方的,整齐划一地躺在树下,大树枝繁叶茂的身躯挺得高高得看着远方,窗外好像有风,树枝微微倾斜向前,鱼塘掀起一阵波澜。

来的时候是晴天,太阳明亮到灼伤,走在春熙路还有点迷路,地图导航永远找不着现在在哪个地方,方向指针转来转去像小巷子里糖画的转盘。糖画停下来有糖吃,指针停不下来只有在夜里的城市穿梭,有一条街开了一半的街灯另一半是在晚风里飒飒作响的树叶的暗影,纷纷繁繁都是错落的影子。

宽窄巷子的夜晚比白天柔和,墨染的天顶里浅色的云像铺格子一样铺满视野,灯笼的灯点亮了熙熙攘攘的人群。店主左手拿着小平底锅右手一颠勺子画出一个圆圆的蛋烘糕,炼乳夹在暖烘烘的饼里。饭点找不到落脚的饭店在种满泡桐树的街里上蹿下跳,举着勺子在便利店向现实低头,同一款柠檬茶连锁的便利店比本地的便利店卖得贵。

锦江水面很低,不知道是不是汛期过了,河边杨柳依依,骑电动车和自行车的人们赶着在绿灯亮起的一瞬间冲过白线混在人群里横冲直撞,不过本地人视而不见本能地躲过它们,我跟在人群后面跌跌撞撞赶在红灯前穿过马路。


绿意盎然的郊外和黑漆漆的隧道交替在眼前出现,车厢气氛安静绵软像化了的果冻,滑行的列车里有人打着哈欠拉下了窗帘。

气温骤降的雨里短袖瑟瑟发抖。


评论
热度(4)

© -清 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