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阴嘉树清圆。

看完北京折叠的随心所记

下午没事的时候把 北京折叠 看了。


说它是科幻吧,既没有拯救地球也没有英雄救美,主角年纪也不是年轻人意外地是个中年人,还似有若无地在文初点出了他女儿不是亲生的。可哪里的北京会折叠啊,所以它又是科幻了。

大概就讲了主角为了女儿的幼儿园学费而冒着被关起来的危险去做走私一样的事,从第三空间翻越到第二空间,找到雇主送一封情书去第一空间然后又回到第三空间的事情。

来自第三空间的主角是垃圾回收的分类工,他爸爸以前也是。第二空间的雇主是大学的研究生,期待着毕业后去第一空间工作就能和第一空间的女孩子交往。第一空间的女孩子其实早就结婚了,主角只能带着她给自己的一大笔钱含含糊糊地给了雇主一个没有确切时间的欢喜——暂时没有被戳破的空欢喜。

我不知道作者的第一第二第三空间有没有其他的隐喻,个人认为是有的。分类工,研究生,富家小姐,如果不是科幻题材大概会落入普通的托人送情书的俗套段落里,主角会变成研究生和小姐而不是上了年纪的分类工。

因为描写接地气所以很容易在想象里构建一个场景出来。日夜星辰流转,城镇折叠翻转,不同的人均摊着四十八个小时,战战兢兢地过着土地不能承受的日子,或者说,下层次的阶级承担了大部分上层次的压力,分解垃圾,制造用品。但文章里的上层次也没有只顾着纸醉金迷,他们步步为营小心翼翼地维持着这个折叠城市的平衡,几千万人的平衡。主角的潜入并没有引起翻天覆地的变化,他只是给自己带来了不错的收益,当他回到第三空间时还用了一张以前没见过的大额纸币——本来不想要但是怎么能不要——给了楼道里为10%的暖气费争吵的房东和房客,然后回屋准备上班。

是时城市正在缓慢地苏醒,对其他人而言只是经历了一场普通的睡眠。


评论
热度(4)

© -清 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