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阴嘉树清圆。

云暗初成

《二如亭群芳谱》轻轻地念着“小雪气寒而将雪矣,地寒未甚而雪未大也。”

春分后的每一场雨都意味着升温,秋分后的每一场雨都贴着你的皮肤用湿凉的语气告诉你降温了。

北方不少城市迎来了冬天的初雪,“雨遇寒,将霰为雪。雨凝先为霰,霰成微粒,霰为霏,飞扬弥漫为小雪”。银装素裹的古城在白茫茫一片的世界里仿佛回到了千百年前的样子,安静得只剩下照相机照不进图里的凛冽风声,落完枯叶的树干堆着一层积雪,门槛屋檐覆盖着厚厚的雪层,和过去的几百年几千年一模一样。感觉曾经被时光掩藏的嫔妃会头戴金银翡翠步摇,身着厚锦镶银鼠皮披风,捧着铜制手炉从转角处走来,想来该是“落雪天寒,琉璃世界,雪白梅红”的心境,纵使百姓寒苦不能言而她的手腕却暖和如同三月花木不曾休,行宫岩岩遥相见的上阳宫。当她走近路过你身边的时候能看清落在她睫毛上的细碎雪花随着她的眨眼悄悄融化了。一眨眼她又消失了,连脚印都没留下,你撑伞站在雪花纷飞的亭台楼阁里,人声寂静,只能凭借在古文里对她依稀的描写猜测她的“髻环历历见青螺”。

南方的城市笼罩在湿润的凉意里,前几天还出太阳有点暖和,突如其来的降温冷得阳台外面那棵银杏在夜风里抖掉了大部分叶子,晨起一看花台里都是它金黄色的碎片,在草坪上铺一块薄薄的地毯。一下子入冬了的南方,人们在不知所措的穿衣里东拼西凑,前两天上楼时碰到的穿短袖的小姑娘今天头上戴了个毛绒绒的帽子,下楼时擦肩而过的人戴着围巾捧着热牛奶又隐藏于狭窄的楼梯口。

它吹着冷风,人们只能耷拉着头把脸埋进围巾里,手揣进口袋里。它下着冷雨,人们纠结地伸出一只手拿着雨伞柄,过一会又换手拿,把之前那只手缩进袖口。

湿冷是南方冬天孤高桀骜的气质。

评论
热度(2)

© -清 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