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阴嘉树清圆。

一个箱子的故事

箱子和看不见的箱子




*性转,丁诺,女孩子们的友情向
*丁马克:维尔丹妮,诺威:西尔维娅;丁马克和诺威比另外两只年龄大
*两个大哥哥和两个小姑娘的故事,年龄差大概是7岁,以及【小姑娘们都怕暗的地方】
*ooc有,吐槽全程,二设三设较多,【人物语气及性格捏造等】
*短且渣,防雷注意,避雷针准备,不喜红叉右上
*做好准备再看
*做好准备再看
*做好准备再看
*很重要所以说三遍










坐在暖烘烘的房间沙发里,窗外是飞舞的雪,白色的冬天尾巴。北/欧的冬季是阴暗而漫长的,下午四点天黑中午天才亮,各种意义上的适合睡觉。
经过了昨天一天的大雪,现在屋外肯定不能走人了。嗯,值得闲适地坐在家里,喝点热饮看点杂志诗集,然后安静地再睡一小会,补眠。窝在沙发吃曲奇看电视补学识的人生。这是西尔维娅原本的打算。况且这一家子基本上都在睡觉,啊除了丁马克,哥哥说早餐想吃他烤的曲奇所以他起得一般都不晚。
所以她看到维尔丹妮下楼时有点小震惊,正在往咖啡里加奶油的手差点把奶油晃出来。“不应该还在和棉被一起过冬吗?”她这么想。
正常情况是大雪天诺威和维尔丹妮都在楼上各自的房间里睡不醒,自己就可以早点起床吃点丁马克做的曲奇。
“喂西尔维娅那个可是我给我家诺子做的饼干——”
“我在减肥吃不了多少的就几块”,“还有诺哥是我家的哥哥不是你家的。”
但今天维尔丹妮居然能在八点之前起床,值得庆祝。
作为庆祝,她把乘着曲奇的盘子递给她,“要尝尝吗?你哥做的。”
热情的金发碧眼的姑娘睡眼惺忪没有反应,似乎还在神游天外。西尔维娅见她无动于衷,干脆收回盘子,自顾自地吃起来。
“……”电视机的音量被调小很多,只能在客厅听见的情况下,一个吃曲奇的女孩子盯着电视的新闻,另一个好像没睡醒,站在她旁边连睡衣都没换。
安静,诡异的安静。
丁马克在厨房忙碌自然不会闹,这孩子今天怎么话也不说。
西尔维娅吃光盘子里的曲奇后终于想起来看旁边的人一眼。“你怎么啦?”
这一声把杵在那里木呆呆地看着天花板的人唤醒了。维尔丹妮也不顾穿着睡衣就往她身上蹭,“呜哇……西尔……我做噩梦啦……”
“原来是被吓傻了啊。”她这么想着。
“好多鬼要来吃你啊……”就这么想我被吃吗?
“呜呜……在梦里你被吃掉啦呜呜呜……”
“好啦好啦,”西尔维娅拍拍她的头,“梦醒了就没事了。”
“呜呜……”
原来这家伙在担心我啊。她这么想。
“梦的结局是那个鬼把大家都吃了……”
“起来。”压在身上好重的。
“西尔讨厌我吗?”维尔丹妮把眼睛睁大看着她。
“这倒不是……”诶诶诶?怎么会扯到这种地方去。
“那能够陪我去一次洗手间吗?”
“大白天的自己开灯怕什么啦。”
说完这话,灯闪了几下,灭了。

停电了……
为什么会这个时候停电啊?!
丁马克翻箱倒柜找了几只蜡烛点燃拿给维尔丹妮,然后她拿起烛台向西尔维娅走来,“没办法了!拜托了!”
心不甘情不愿地带她去洗手间,话说都几岁了啊。西尔维娅的头上画满了黑线。
窗外的天是灰色的,屋内又只有昏暗的蜡烛照明。“维尔丹妮……别趴在我肩头上,很重啊。”
“这样诺子就不怕有东西来拍你肩了!你知道吗,电影里那些幽灵们都喜欢拍别人的肩哦……”幽幽地说道。
“……”觉得似乎也不能反驳,“能别在这个时候说恐怖片吗……”
底楼拐角处的楼梯,比起其他地方更阴暗,楼梯第一次看起来这么长而且楼梯深处一片昏暗。西尔维娅忽然觉得心里有点发怵。她把烛台交给维尔丹妮,“你不是要去洗手间吗你来带路吧?”
“可是西尔……我怕啦……”维尔丹妮瑟缩的模样像一个金发粉脸的兔子,就是西尔维娅床头上那种类型,就差脖子上的国旗风蝴蝶结。
“……”我也怕这种话怎么可能说得出口!
西尔维娅深呼吸了三口气,才打起精神拖着一个在她背后瑟瑟发抖的人一起瑟瑟发抖地爬楼梯上去。
“维尔你不要抖了。”
“呜……明明你也在啊。”
“ 我只是停电了觉得冷才发抖而已。 ”
“停电又不停暖气。”
“……”西尔维娅头上的黑线越来越多。
“振作起来!”她心里这么念叨着,上完楼梯之后朝着走廊深处的洗手间走去。
似乎只有自己的脚步声,静悄悄的,一向闹腾的维尔丹妮也安静地,不自觉地踮起脚尖走路。两人的影子在行走的烛光中,若隐若现,重重叠叠。
压低了声音,“西尔你看这个影子……像不像……”没说完,就听见西尔维娅的尖叫声,“啊啊啊啊啊啊啊!”
“楼上怎么了?”丁马克在楼下的厨房问道。
“西尔的叫声分贝还挺高嘛……我还以为她声音会一直很小呢。”维尔丹妮这么想着,把坐在地上的西尔维娅扶起来。
“没事吧?”
“……还好。”
烛台晃过去仔细看,才知道是堆在走廊上的杂货箱把她稍微绊了一下,正好维尔在说影子的事情把她吓到了。
不过谁把杂货箱放这里来了?不是在储物间的吗?黑暗环境下,越是压抑这样的想法,心里就越发得恐惧。本来只是陪人去一次洗手间,硬生生给拖成了惊悚片,很不幸的是主角还是她们俩自己。

穿过走廊,西尔维娅把烛台往维尔丹妮手里一放,“快自己去啦!”
没过一会维尔丹妮就出来了。以及在回程的路上她们发现刚刚绊倒了西尔的箱子,不在原地了。
细思极恐?

两人怀着超级郁闷和诡异的心情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刚刚的咖啡一直放在茶几那里,西尔拿起来端着手心里慢慢地啜饮起来。
“哥……停电了多久才会恢复啊。”维尔丹妮问他,顺便拿起了盘里的曲奇。
“快了吧。”丁马克相当开心地说,
“这家伙根本不会害怕吧……”西尔默默地在心里吐槽。
还是很在意箱子的事情。
对了好像西尔维娅的哥哥还没有起床啊,会不会起床了开灯没亮,以为还是晚上又睡了啊。嗯……按照才起床的人都神志不清这一特点很有可能。
“呐,西尔,要不你去把你哥哥叫起来?”丁马克嚼着曲奇。
“你为什么不去啊……”有气无力。
“呜哇我不要啦,会被诺子揍翻的!”
“……维尔丹妮?”
“她不在!”同样嚼着曲奇所以口齿不清的金发女孩子急急忙忙地回答道。
“……”这一家子损友啊。
端起烛台,再次深呼吸,踏上楼梯。
一个人走的时候更加阴森。明明是在自己家里……都怪这个楼梯采光不好,在角落根本没有自然光可以进来吧……西尔维娅东想西想,企图驱散心里的不踏实感。
话说回来那个箱子……踏上最后一级阶梯时她还是抑制不住好奇心往左边的走廊那边瞄了一眼。
“出现了……”等等。又出现了?!果然停电了没有光亮的地方会有奇怪的东西吗?!
现在她觉得自己的心脏不太好,也许还可以抢救一下……好像又要摔跤了……烛台别倒了才好……两眼一翻。很好,咬紧牙关,这次连叫声都没有发出来,自我控制技能点满分。

西尔维娅似乎已经和耶和华问过一次好了,当她迷迷糊糊地醒来时,电已经恢复了供应,自己正躺在沙发上,身上盖着薄薄的毛毯,在自己起身的时候不小心滑落在了地上。轻手轻脚地下沙发,正好碰到维尔丹妮。正准备说什么的时候维尔丹妮已经先她一步喊了起来:“哥!诺威哥!西尔她醒了哦!”
“活着的存在感啊……”她在心里想着,捏了捏自己的手臂,“好痛……”
“哦哦你醒了呀西尔!”
“醒了啊。”诺威的语气少有的起伏,“明明看得见妖精却害怕鬼呢。”
“不是,只是那个箱子……”
“呀西尔我跟你讲吧!”维尔丹妮拖着她的手离开客厅,留下两个大人在客厅里喝咖啡,“我去告诉她事情的起因结果哦!你们两个自己玩去吧!”
“嗯。”由她来说估计会容易理解,丁马克会把事情说复杂化,哥哥会过于简洁。
没过一会西尔就知道自己刚才做了什么蠢事……“维尔!这种事情不要到处乱说哦!”
“啊知道啦。”笑嘻嘻。
“确定吗。”
“确定啦!”维尔丹妮睁开碧蓝的眼睛看着她,窗外有阳光从狭长的窗棱里照进来,映在地面上,映在她闪亮眼睛里,“我说的话,绝对算数哦!”
“嗯。”得到保障的西尔维娅,嘴角扬起了弧度,“外面,天晴了哦,雪停了。”

Fin




以及关于那个箱子,到底发生了什么?



*非常蠢的解释,诺哥也一起蠢了起来
*避雷注意,不适红叉
诺威今天起得并不晚,在他开灯的时候发现灯没亮,估计是停电了吧?
于是他想起储物间的箱子里有电筒来着,也百分之百地肯定楼下那个家伙不知道,说不定点了几根生日蜡烛给那两个小姑娘。总之先去把电筒拿出来吧。
储物间离二楼卧室不远,走廊左边尽头便是。把箱子拿出来后。
“锁住了啊。”
箱子被放在一边,他回房间找下钥匙。
“啊啊啊啊啊!”西尔的叫声。
“原来把人绊倒了。”诺威就把箱子搬进了房间。
箱子放在房间里很占空间呢……过了会他又把箱子放回走廊。
正好放好箱子后西尔维娅准备来叫他。
然后我们就都知道了。





End

评论(2)
热度(4)

© -清 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