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阴嘉树清圆。

等你回家的客厅

等你回家的客厅



*自知写不出来不娘的bl,所以万年性转
*丹娘维尔丹妮,法萝格绫艾瑞拉出没,【自拟】说话方式性格等,人类设定,也许结果了住一起的设定
*话唠的丹娘与和阿冰性格相反的话唠冰娘唠嗑诺哥的日常,人物崩坏
*极短几百字常年短渣坑,中间被我吃了写不出来,机智的大家脑补吧(),只有开头结尾
*防雷警示:随时点叉

现在走还来得及,这不是演习↗










“他是雨天里的雾,雪天里的花。”


“某个特别的人,现在不在家。”不在意雨天的窗户凉得浸人,暖气根本不能将玻璃上附着的冷意剥离,她背靠着窗户自言自语着,身上的衬衣后背微微湿润。
“什么叫特别呢?”偶然听到的小女孩问她。
“就是特殊啊。”浅金色卷发的孩子问她时,她略有停顿,不过又马上微笑开来。
“那特殊和特别就是一样的吗?”离她最近的深色中长发的小女孩问。
“嗯……大概意思上差不多吧。”她思考着,手交叉放在胸前,头偏向窗外,湛蓝的眼睛向雨云遍布的暗色天空望去。
“吱嘎——”门开了。
“这些你倒是知道得很清楚嘛,维尔姐。”推门进来的是银发盘起的少女年纪的人,微微笑着,换鞋进门后,她身后那只走路慢慢摇摇的知更鸟也进来,那只鸟嘴里还叼着一条小鱼美美地吃着。
“啊艾瑞拉你回来了啊。”靠窗的维尔丹妮站直伸了一个懒腰,“这鸟又在哪里找了些鱼来吃啊?”
“艾瑞拉姐姐回来了!”两个小女孩纷纷把才回来的人团团围住。
“来,今天心情不错,回家路上买了点东西,这是你们的小礼物。”艾瑞拉从包里把两个小布偶拿出给她们,才回答,“它自己找的,我可不知道。”她把伞擦干放好,又问道,“对了维尔姐,曲奇在哪?”
“厨房哦。”


在厨房吃了几块饼干后艾瑞拉本该去楼上书房写作业,现在又跑到客厅里来。“你今天不去做作业吗?”两只小女孩在细雨停了后的花园玩耍,地面略潮却不湿滑,所以她并不担心。她正在客厅看电视,就听见“咚咚咚”的脚步踏在木地板上有节奏的声音,回头一看的确是艾瑞拉。
“明天放假。”紫色眼睛一闪一闪,“刚刚我回来的时候好像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事。”
“怎么,你想听吗?”维尔丹妮斜着眼看她,“还不就是你哥,有什么值得听的,你认识他的时间可比我多了二十年。”
艾瑞拉把眼睛一眯:“还不就是觉得维尔姐说出来好听些,你最会讲故事了。”
“这么小就知道哄大人,前途无量啊。”沙发上的“大人”倚靠着软软的椅背,打趣道。
“什么啊维尔姐也没大我几岁,皮肤光滑细腻有弹性,退一步说也是大美人。”
“恭维技术越来越好了。”不过维尔丹妮很受用,“想听什么呢?”
“老师留的作业!说是听家人当年的恋爱故事并记录。”摇着手中的小笔记本和自动铅笔,艾瑞拉一脸“我也没办法这是作业必须交所以你快讲吧”的表情。
维尔丹妮每次听到“家人”这个词时都觉得心热热的,这样两人话匣子就打开了,她还不忘记把电视声音调小。





被吃了的中间√





他回来的时候是两个小女儿来开的门。
“还没睡吗?”他蹲下来,摸摸法萝和格绫的头。
“一会就去睡觉啦,爸比!”法萝笑眯眯。
“爸爸你看。”格绫故作神秘地拉着他的衣角,带着他往客厅去。客厅没开电视也没有声音,只有昏暗的一盏小灯亮着,似乎没有人。
等等。
绕过沙发他看见他妹妹和他妻子都躺在沙发窝里,甜甜地睡着。看着家人们的睡颜,他好像也觉得累了,伸了个懒腰,接着从卧室拿了条毯子过来,盖在她们身上。
接着哄了两个小女孩去洗漱睡觉花了一点点时间。
最后他轻轻拍着她的肩,“起来吧,我知道你没睡着。”
她嘴角翘起,睁开了眼睛。
“欢迎回家。”



不过这幕家庭温馨情景剧艾瑞拉没运气看到啦,她是货真价实地,睡着了。

评论
热度(2)

© -清 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