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阴嘉树清圆。

未减春分数

三月中时晴时雨,温度也时高时低,早晨穿厚毛衣出门中午就换了衬衫,穿大衣的人和穿单件的人擦肩而过,心里都不约而同想到同一句话。
在气温动荡得比股市跌涨还难以预测时,惊蛰劈醒了春天的花。
其实这儿最近下的雨好像都没有雷雨,也不存在闪电,也就落几场阵雨,下几场大雨的功夫——像约好了一样,花都醒了。最开始看到的是行道树的玉兰,玉白的花瓣尖和红粉的腮红脸,树上叶片也没有,一群群玉兰花高高地直立在树枝上,地上是错落有致的影子。山茶花倒是从冬天起雍容华贵地开了一树,气温上升还掉了挺多花瓣,草坪长了些愣头青一样的新草,花瓣落下来它不接着,一缩头花瓣就落地沾了湿润的土。桃花和樱花一直都被太阳和雨水宠爱着,一小块种了他们俩的地方天天都有人光顾,小孩子拖着玩具车被大人提到怀里被拍照,冬天人迹罕至的那条小径被踩得仿佛七零八落。桃花樱花大概是喜欢这种热闹的,晴天有人看他们的时候疯狂展现自己有多艳丽,梅红的桃花和粉红的樱花两两交错,对面马路边白色的李花不为所动,老实巴巴地站成榕树一样的行道树。
喜鹊在低矮灌木丛和还未长出绿叶的银杏树枝干间跳跃,翅膀和尾巴一收就忽然稳稳当当地蹲在了细枝前端,没停下来时总觉得它一蹦一跳得要掉下来了。蜗牛开始爬紫藤花架子,葡萄架子,丝瓜架子,爬山虎的墙。仿佛直立的墙面和柱状物上都能看到他们一家盘成一个个蚊香样子的壳。猫在墙头走,走一会就趴在有光的地方开始午睡,有人给它喂吃的,它就下来绕着人走两圈,有人端着食物走过,它也不管别人看没看到它,端的东西会不会因为被它绊一跤而掉了,就跟着人走。没拿食物的人路过,它从车尾灯的地方探出个头喵喵叫,没有食物就不要叨扰朕,走路声音这么大干嘛。
春分的影子一层一层从日影里走来,惊蛰的雨被它的温暖轻轻吹掉了。

斜风轻度浓香。
闲情正与春长。

评论

© -清 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