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阴嘉树清圆。

立秋将立而夏不息

【其实是厦门游记】


八月夏正忙。

八月的夏天才是夏天的主体,热浪扑天,一层层软化的白云从地平线升起来,带着日出晶亮的粉红灰紫,比江风更腥海风从岸边吹来。

十八岁这年我终于见到了海,也是自己第一次自由行,不带父母,和同学一起计划。讨论了很久最后定在厦门,之后订机票订酒店,收拾好就出发。

海是什么样的呢?

在去厦门的飞机上我看到了很多跨海大桥,白色纤细的一条线连接两边的岛屿,再连接庞大的陆地,绿色的树木森林生长在离岸远一些的礁石小岛上。近海有圈起来当作养殖海产品的地方,太阳把波浪漾得光亮亮,刺眼的光芒闪过玻璃再晃了我的眼睛。

这个就是海吗?

它就是海啊。

下飞机放好行李在滨海的路上走。游人带着系着巨大粉色蝴蝶结的帽子,自拍杆举得很高,小孩子跑来跑去,卖老冰棍的人抱着米白泛黄的泡沫箱子兜售他家据说最好吃的冰棍。然后路过,看轮船慢慢地向外海开,快艇飞快地穿过视野,留下橘色救生衣的残影。

第二天早上很早就去排队,鼓浪屿的人超乎想象,排队苦不堪言,人挤人的轮渡喧哗着开向另一个岛屿。远处是深蓝色的波浪,近处是浅绿透亮的波纹,波光粼粼的地方有海豚时不时地跳起来,它们水淋淋的背再一次反射了阳光,亮晶晶水灵灵。先在鼓浪屿走了一阵,没找到去路转了一圈还是去找了导游,是位本地老婆婆。一边走一边介绍,穿过了一个长长的一九七五的山洞,人们在墙壁上涂鸦留下一些感想,橘黄的灯光像不透明一样,厚厚的一团晕了一片。街心公园有很多名店,不过并不是我想象中那样临近海边能看到海喝茶。店主说鼓浪屿不种蔬菜要外运于是酸辣土豆丝和大盘海鲜一个价。在各个小店里逛来逛去又盖章,不过没去热门景点,因为不感兴趣。可惜很多店盖章用的章不太清晰,印上去和没印差不多。

之后说去厦大看看,29路公交车的确很多景点能到,她们说对了。没告诉我的是那辆车堵到翻天人多到像轮渡。厦大门口排队的人一直排到了另外一条街,于是转身就去了曾厝垵。

曾厝垵临海,于是我和琪琪一起去沙滩走走,又在海边跳来跳去地拍照。她站在一块很高的岩石上,深蓝的裙摆比天空还明亮。我就在沙滩上粉黄粉橘地和沙子海岸一起照了张。以及那位帮我们照相的叔叔,谢谢完后一翻相册,删删删。还有只毛绒米老鼠跑来跟我握手吓我一跳。过了天桥往曾厝垵的里面走就清净了不少,背街小巷的店也同样不错。误打误撞去了一家看起来和小资的其他店画风都不同的茶叶店,店主先生讲了很多茶叶的事情,现在我其实忘了,总之就是他有自己的茶山。出来时人手一盒大红袍。加上在鼓浪屿买的超级多的花茶,这次我带回来的真的全部都是吃的。休息时街边一家小小的饮料店的百香果冰沙惊艳到我了,百香果还不错呀,冰凉凉甜津津,树荫下的白桌椅和旁边坡路下吹上来的凉风,我想那边就是海。走的时候问路那条路果然通向海边。江风有一点青草香气混着泥浆的味道,它的颜色在夏天就是泥的土黄,翻卷白色的浪花。海风有深处海洋海鲜的腥气和热气裹在一起咸味,没书里说的那么重,和江风一样凉快,吹得头发乱糟糟。

最后天就是到处附近逛逛,然后收拾拉杆箱去机场回来了。中间找到了向阳坊的凤梨酥店,买了一堆凤梨酥,在登机前和她一同吃了送的一盒。

然后的然后飞机起飞了。

家乡总是这么热情啊,热气从地底升起来,太阳光照在伞面上,温度钻进伞下。

最后的最后我回来了。

欢迎回家。


评论(4)
热度(2)

© -清 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