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阴嘉树清圆。

未月子日

柳庭风静人眠昼,昼眠人静风庭柳。

夏季绵长的白天更容易升起困意,明明看着太阳慢慢升高在瓷砖上留下明黄的光印,天渐渐变蓝的同时云点点散去,哈欠像在心里偷偷挠痒痒一样,眨眼的刹那间嘴就无意识地张开了。但暂时睡不着,窗户外面的大树小苗枝叶扶苏,倏而花,倏而实,只是眼花而已,只有风吹叶动像波浪一样起起伏伏。

梅树在盛夏伏眠,叶片翘卷,树枝舒展。常绿金桂比之前好像又长高了点儿,阔叶伸出花台摸起来有一层薄薄的腊质,光照上去油亮亮的。下个月说是立秋,不过秋天怎么会这么轻易地造访这里。等到花生叶腑间,花冠合瓣四裂的时候,短暂而气息强烈的秋季干燥的风捻着浓郁的香一股脑往经过树下的人身上塞。现在只有绿莹莹的叶片闪着晶亮的光,叶片轻轻地摇摇晃晃,大概是在打瞌睡。

江水涨涨降降,上游的阵雨带来水汽丰沛的土腥味浪花。每一朵浪花都有曾经是雨水的一部分,它们来自云端柔软的内层,有些落到瀑布里迫不及待地与瀑布合唱震响山谷;有些冲刷着岸边的鹅卵石使它更加光滑——然后工程车挖走这些石头,一吨吨的鹅卵石一艘艘货船在江面来来去去,不知道运到哪里去了,被建造成了怎样的建筑;有些落到江面,瞬间就和其他水融为一体,本就宽广的水面受不了狭窄的河堤限制开始漫流。

最好不要漫出来啊,每天在河堤旁边看着长江我都在这么想。下游洪水肆虐大坝不敢放闸,上游积水愈深河堤愈矮。

太阳升高到树梢,云终于全部散去,空中清澈得没有一丝痕迹。


评论
热度(4)

© -清 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