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阴嘉树清圆。

倒吊仙人掌

“你要不要试一试?”仙人掌坐在电线电缆上,倒吊着晃悠。

平常的仙人掌长大了都长成仙人掌树,它倒吊着从阳台伸出来又往下坠直到触到电线电缆才越长越小像分裂一样开出数丛仙人掌群落长了一串。

“仙人掌是坏人,我用你做的面膜都带过敏来着。”

它挠了挠鼻头又侧了下身,双腿挂在电缆上翻了半转把头对着人:“我哪里坏了,”手在空中虚抓了两下又翻了上去,“讲道理不是说我很受欢迎吗?”旁边有悉悉索索的叶片滑动声,“说的是我。”芦荟抖抖肥厚的叶片,抬手就给了仙人掌一下。


夏天的背阴面的时候不多,这个时候还属于早晨光线泛着不自然的蓝色,晨露深重在它们身上体现不出来,背后倚靠的粉墙瓷砖却在明显地衰老,颜色深浅不一。

“在电线电缆上长一串不怕被电吗?”芦荟问了之后扁了下嘴,“本来你就傻再电就完蛋了。”仙人掌眼睛望了一下太阳升起来的方向吸吸鼻子:“这里哪里会电到再说等电了再说吧,长都长了你还想我自断经脉不成,”它又转向人,“你看芦荟当着人面说我傻一点情面都不留是不是坏人?”

“得了,芦荟仙人掌一个百合科一个仙人掌科有什么好闹的,半斤八两。”

早风吹过的街道静悄悄,沉默了一阵,仙人掌才问芦荟“我们是不是该睡觉了?”

“快了,”芦荟有点困意,打了个哈欠。“晚上见。”

“晚上见咯。”一群仙人掌摇头摆尾地各找地方准备安眠。

“早安。”太阳升起来了。


评论
热度(5)

© -清 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