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阴嘉树清圆。

雪窗

雪窗

*19世纪以前的北|欧设定
*性转
*马塞厄斯=丁马克,西尔维亚=诺威(性转)
*来自西格太太那天微博提及她表弟发的梗里面的最后一个梗


「噢亲爱的,我的小公主,你见过雪精灵吗?那些轻盈又飘渺的小东西,夺走了我爱的一切。」 ——他说。

「那是我这辈子所遇到的寒冷的冬天,」他慢慢地说着,手微微颤抖,「也恐怕是这辈子遇到的最可怕的冬天。孩子(注①),你不知道,那时候我可是一个一穷二白的小伙子,好不容易说服别人低价卖给我一所新建小屋,嗯对对对,就是现在我们所坐这里,不过有过扩建——这都是后话。」
「小屋当时除了必需物,和准备开店用的小烤箱外,几乎别无他物。冬夜的被子和褥子是那样薄,每天都在瑟瑟发抖,盼望着冬季早早过去。同时我的小店也开张了,我做饼干曲奇们,你们的奶奶——西尔维亚,就在店里忙活着贩卖那些小可爱,味道棒棒的烘培饼干在小镇内广受欢迎,不久我们就有了一笔小钱。」
「噢对了,可惜没有能留住她身影的东西啊(注②),她可是绝顶绝顶的美人,奶金色的长发也好,漂亮的发卡也好,她紫蓝色的眸子实在是动人。」
「不过啊,」他轻轻地叹了口气,「有些时候她太倔犟了,或者换一个词,小贪婪?也不太合适。那个即将到来的新年,我们接到了来自另一个小镇的大笔订单,订金就已经是一笔足以支付一个月生活所需的金币。因为货量较大,客户要求送货上门。」
「早知道我去就好了啊。」

『我去送,好吧?』
『啊,好啊,注意安全,多穿件衣服吧。』
『没什么的。』

「然后冬雪纷飞的傍晚,她举着伞,提着大大一篮子曲奇,出门。」
「到了很晚她才回来。开门后她几乎站不稳,开门后就倒在了我怀里,外套几乎都打湿了,她冻僵了,呼吸都是冰凉的,带着雪的气息,和雪的寒冷冲进这并不很温暖的小屋。可怜的我的爱人,她冒着夜晚的风雪出门,我却完全沉浸在做饼干的乐趣里,竟一时忘记了她本来身体就不好这一事实。」
「当晚我扶她到床上,给她喝了一点热酒,又用厚厚的被子盖住她。第二天白天的时候她已经能下床走动了,瞧,那两天临近圣诞,店内匆忙,她又开始工作。」
「当天晚上我就知道事情不对了。她窝在床角,眼神飘忽,摸了下额头——发烧了。」

『你别动啊,我们这就去找医生。』
虚弱得说不出话来的她,怔怔地点了下头。

「那天夜晚简直是暴风雪啊!要想找到医生,可医生在另一个小镇,需要翻过一座小山。北风呼呼地吹着,道路两旁的树林被刮得哗啦啦地响。」

『你还好吧?』
『……嗯。』
『坚持一下哦,就快到了。』
『嗯……』
『我问你你可要回答我呀,不要吓我。』
『知道了,你好吵……』
『你不能睡觉啊,来陪我说说话。』
『烦人啊……你……』声音渐渐微弱。
『听话啊,回家给你吃曲奇,什么味道你随便挑!』
『……』
『西尔维亚?』
恍惚间在北风里,我好像听到了『Jeg elsker deg(注③)』
『西尔维亚,你刚刚说什么?哦!你看!快到了,看见灯光了吗?』
背后一片沉寂,只有北风回应我。

「我跑啊跑,很快就到了医生那里。医生摇摇头说,已经……」
「已经变成雪的精灵了,她。」
「什么时候呢?大概就是那句话说完后吧。」

小屋也重归寂静,只剩下炉火噼里啪啦燃烧木材的声音。
「你知道的,我每年冬天都会做饼干放在窗台上,她最喜欢吃了,她也的确会来。不过,今年冬天是最后一次了。」
「今年,她来接我了。」
手摇椅逐渐平缓。

注释:
①:就是你们
②:照相技术在19世纪才被发明出来
③:挪威语中的「我爱你」

评论(6)
热度(6)

© -清 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