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雨落听风起。
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

秋分间晴

中秋那晚落了淅淅沥沥的雨,后来渐渐止于人们沉稳的深眠的呼吸声。月光和点点星辰都被凌晨那刻深紫色的一大片云只手遮天了去,深蓝黑紫的天际透出来蒙了一层红色的光。

然后从清晨开始,太阳慢慢升起,顺带前夜降下的温度又被抬起来,地面蒸发得不见一丝水迹。假装多云的晴天,而阴影里的房间照不到光,走出门看到下午都金灿灿的太阳有一种谎报秋的既视感,前一天刮起街道上落叶四处乱砸的风和打在我握伞的手背上的雨像是没有发生过一样。

天气翻脸也快,一个夜雨的时间就能让地面铺满落叶阔叶林的碎夜。突然又从短袖换成中长袖,进教室出教室明显感觉到温差在从教室和宿舍里生长出来,遮天蔽日地膨胀。然而第二天又是晒人的太阳,秋天仿佛被夹击在夏天和冬天里,不是温柔地融合而是剧烈地挣扎。穹顶漂浮着浅蓝色的天空,云散得了无踪迹,放养的鸽子偶尔一群从楼与楼的间隙里贴着高楼的窗户飞过留下啪嗒啪嗒的挥翅声或者一两根绒毛一样的羽毛。秋分的下午,暖橘黄色的阳光斜着躺在粉红瓷砖上,和另一半的阴影在强烈的对比下像晨昏线一样把楼体斜着从中间剖开,黎明与夕阳至此相逢,昼夜均分。


评论
热度(5)

© -清 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