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阴嘉树清圆。

秋分蝉少女

秋分前一天,美少女邀请我周末去她家里玩,说是有我喜欢的东西给我看。她说这个话的时候尾音一翘一翘地像她盛夏时扎起来的马尾。联系前段时间她莫名其妙的反应来看,就算说有灵异现象我也会相信。
但为了安全起见,我皱着眉头想要捏了她的脸,问她是不是有什么可怕的鬼怪寄宿在她房间衣柜了。伸出手的时候才发现她这两年青春期长得好快,已经比穿平底鞋时的我高了。她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反正比我高也是小时候她自己说的“天经地义一定要做”的事情,所以好整以暇地看着我,讲到她这样超级天才美少女怎么可能会有妖魔鬼怪舍得害她。我白她一眼表示如果自己是鬼怪第一个给她使绊子治治她的威风,她朝我做了个鬼脸略略略地说绊不着。
约好了见面时间后,美少女就抱着手机走了,手指在屏幕上噼里啪啦不知道在给谁发微信,我让她小心一点,她头也不抬,光左手轻轻抬起来给我比了个心表示收到。
夕阳的光照在沥青路上,黑色的路面在一天的烘烤后仿佛会融化。车水马龙的影子被拖得很长,堵车的时候有急躁的车主把喇叭按得哔哔地响。她的影子在街角转了个身就看不见了。六七点正是为了晚饭奔波的时间,路过的人背着书包或工作包来去匆匆,夕晖在高楼大厦身后留下深色的阴影,我晃进阴影深处自家单元楼的小院子,外面的热热闹闹减了七八分。
花坛一路的桂花都开了,米黄的小碎花在城镇楼房中拐来拐去漏了点进来的夕阳中散发着浓郁的花香,和桂花糕里的桂花一样的味道,但是因为自由开在枝叶间,又掺杂着灌木丛和草皮的涩味。再走几步,各家各户的饭香一股脑扑面而来把文雅的花香盖过了。

秋分的清晨,我被家里座机的响声闹醒。本来一家人都在家里但是大家纷纷假装听不到听不到不起来不起来的政策,几轮后我放弃这个政策,比不过比不过,干脆爬起来接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声音先是穿透耳膜般的叫喊“天啊”,我心头一惊瞌睡都快被吓醒了。然后反应过来是美少女的电话。
“你终于接电话了我快把你手机打爆了!”
“不好意思勿扰模式……”
“你现在方便来我家吗我想给你看的东西不见了找不到了帮帮我好不好!”
“你家人呢?我现在这么早来打扰会不会不太好。”
“我爸我妈出门爬山了下午才回来,你尽快过来吧。”
答应后我懒懒散散地站在衣柜前挑裙子,才看到手机屏幕上密密麻麻挤满了无数条美少女的电话和微信消息。早上也没人做饭,洗漱好我随手洗了个苹果就带着钥匙手机去她家了,顺手给家庭群发了个出门找美少女玩不一定回家吃午饭的消息。
晨起时分的露水湿漉漉的,感觉到处都是弥漫着雨水的湿气,穿过枝叶间的路时不断有水滴到我头上,不知道是凌晨的雨水还是凝结的露水。隐隐约约有蛐蛐的叫声,非常欢快地鸣叫,知了终于歇了口气,没听到它们扯着个破铜锣嗓子叫了。空气好像清新了许多,真好闻啊,带着露水香气的桂花。

到美少女那儿后,我才想起来问她,戳戳她手臂问要给我看的是什么东西。她先是抓着我的手,问我相不相信天降少女。
“你几岁了……”潜台词是什么大风大浪我没见过,“一个天降少女有什么…等等?啥情况啊咋回事啊你在干啥啊?”
“哇你看你也不相信!我以为你会相信的!”她瘪起了嘴。
“你以前不是还批判我是不相信童话没有美丽心灵的人嘛…这个比童话过分多了啊你是看了什么奇怪的动画还是漫画啊…”
她有点沮丧,我安慰她也许真的有也是可能的吧。然后她带我到卧室,吸引人注意的是她手心拖着一个乳白色的盒子,里面摆放着小毛巾一类的东西。她开着窗户,桂花仿佛种满了街道,甜香绵延不绝地从窗外飘进来,太阳仿佛即将升起,云雾薄开,地面的水洼连带昨夜的梦都将蒸发。
抢先一步开口的她说这个盒子里是那个少女睡过的床。我问她是不是昨晚做了什么奇怪的梦,这么小的盒子能不能装下美少女自己一个手掌都是问题。
“前天我在楼下树干捡了个快要死的知了,在扔垃圾桶和捡回来观察两个想法中我把它带回来了。
“是非常好看的一个知了,我虽然不喜欢昆虫,但它的翅膀真的是…薄如蝉翼这个词还真是太贴切了啊我都不敢碰,就把它放在这个盒子里了。
“然后昨天白天我起床的时候发现盒子里坐了个穿着黑长裙的短发小姑娘。
“她好像不会说话,我靠近她的时候她肚子一鼓一鼓发出知了的声音我就确定她是我昨天捡回来那个知了了。
“因为实在是非常神奇,我就想找其他人来看,甚至想拍视频。
“在掏出手机的时候,我看到她非常惊慌地摆手,我把手机放下来时她才点点头。
“心里揣着个秘密让人不适,我总想给谁说,但是我妈妈进卧室打扫时它又变成了知了的样子,我妈还笑我这么大了玩昆虫跟个小孩子一样。
“所以我昨天傍晚就悄悄出来找了你让你今天来,结果她今天就不见了。”
盒子里干干净净除了美少女说的“晚上给她盖着睡的小毛巾”以外什么都没有。
我头脑里闪过这个孩子是不是补课补傻了出现幻觉了的时候,突然看到窗弦外面的小叶榕上有什么黑色的东西。就好像…一个黑色长裙的小姑娘!我眨了眨眼睛,看到只是一只普通的知了。我想把手伸出窗台看够不够得着它,美少女好像也看到了,她递了个晾衣杆给我。
我们把晾衣杆伸出窗台,小心翼翼地说,如果知了姑娘愿意可以回来睡个回笼觉之类的。
知了不为所动,紧紧抱着树干。我才想起来,蝉对于人声是听不到的…频率不在它的听觉范围内。
我和美少女又把晾衣杆收回房间,盯着知了猜它会不会飞回来。盯了没一会儿,我们看到太阳升起来了,光亮堂堂地照着小叶榕。
我神使鬼差地看着叶间的光影说了句“秋分的太阳啊。”
美少女一声惊呼。
我再一定神,知了直挺挺地掉在地面上了。
她赶紧出门把知了捡了回来。我用叶片戳戳捡回来的知了,一动不动。和美少女面面相觑,过了小半晌,她开口:
“秋分的太阳不适合它。”
“嗯。”
南方也要真的降温了啊,所以蝉睡着了而且不会再醒来。

想来她父母不在她又要吃外卖了,我便邀请她中午去我家吃饭。一起回家的路上,她蓦地说:
“我以前说你不相信童话没有美丽心灵,我收回。”*注释1
反倒是我难为情起来。
“童话而已…梦该醒啦。”
早晨的太阳柔和地照耀着城镇,高楼大厦和车水马龙渐渐苏醒,赶着上班的人们踩着秋分的影子奔向早餐店,食物的味道和桂花的香气又香又甜地弥漫在晨起的街道,快要落下的西边月亮,浅浅的印子也隐没在光辉中。





注释1:
前年暑假写的《美少女与灯神》末尾提到过。
此篇为前年的续篇,但两篇没有直接联系,只是主角都是美少女这个人物。前年设定是十四岁,那今年她应该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十六岁啦。

评论
热度(10)

© -清 圆- | Powered by LOFTER